梦境就此结束,从此绝地还击——☆
-----------------------------------------------
Wayfarer who still alive now a Transformer ,used to be a Dreamer comes from Black River who lost her memories in dreamscape.

weibo:http://weibo.com/u/3447788190
目前的任务是弃坑修行!

嗯。

+

一个状态

推:nagifuyu
趴窝:nagifuyu

lof不常用了……因为总是禁文。微博只是随便看看不怎么上。企鹅的话评论找我要吧()想过去说过话的互fo们。如果也有互fo惦记这边的话可以来加,记得报id。

人在京都。

+

旅人的歌,子夜的歌

另一个版本mark

四点钟走马灯-子夜:


当一切都被消去后 


如火焰般燃烧的记忆 
被席卷后的残骸惨不忍睹 
一切都好像停滞了 
时间也好,空间也好, 
什么都没有了 
空墟 
不知他们在做什么,现在好吗 
也许,后来一切都好 

重生 
是在一切都燃烧殆尽之后的废墟上盛开的花 
我啊 
带着那洗净铅华后才可能燃起的锐气 

在一切都被消去之后 
面向黎明



当一切都被消去后 
如火焰般燃烧的记忆 
被席卷后的残骸惨不忍睹 ...

+

三重佐恩——第一重门

m梦

四点钟走马灯-子夜:

“就昨天你那臭脾气搁动画里还不抵当时的影山了吧?身为指挥的位置自己心理受挫的事拿来跟唯一能接你的梦的人撒气吗?多大人了小孩子气又犯了吗?”——佐恩这么半开着玩笑对我说,一晃多少年过去了。



三重佐恩



昨天我盯了孤爪研磨很久,在那之前很久很久以前,我就盯着那样一双眼睛很久很久了。


关掉了小排球的视频。我回到屋子里一个人撕心裂肺地哭嚎着,毫无顾忌地通快递哭了一场。反正家里没有人,只是直到家里人回来了,我也没能忍住,呜咽着睡了,清晨湿着眼醒来。


我想起第一次遇见佐恩的场景了,那场景至今仍旧心如刀割。我...

+

物质炫酷群的第一期作业?先囤在这里,全是口胡全是口胡。还有不到三小时,睡吧(

作业


全是一场梦——出自《他方世界》的章节“鳟鱼爷爷”


a失眠时会想起的


艾斯维尔从不失眠。她也从不睡觉。她就静静地躺在河床上,看着水面上的繁星。夜里是占卜的时间。艾斯维尔看着神鱼座的尾巴尖与独角兽座的角尖重合的那颗星星缓缓地把新月遮住,便知道她今天又不必起床了。因为这意味着极夜还没过去。若是太阳从西边冉冉升起?那这颗星座尖上的星星必须化作流星滑向大地的。那时候,躺在这河水汇向的西域海洋底下的太阳就会被点燃,海火会逆着河流燃烧到这里,艾斯维尔就不得不起床了。要是不起来,她这辈子就不用起来了。而她又盼着那天的到来,一是起来可以见见那美丽的火苗...

+

四点钟走马灯-子夜:

序言

光透过新叶洒下来,萨纳坐在阳台的摇椅上回忆起她年轻时候的事……各种各样的梦。

《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那是很久远的一个梦。那时候我还和妈妈躺在一个被窝里,在清晨的暖光透过窗帘洒向我们的时候,我侧起身子跟妈妈说:“妈妈,我又做了一遍昨天的梦,我梦见咱家和另外几家金发的人一起在绿草坪上野餐,然后我和那群孩子追逐,一不小心踩空了掉下了悬崖。”过一会儿又说:“哎,我怎么还是不会飞呀。明明昨天许愿说如果再掉下去就要飞起来。反正是梦里。”

紧接着这重复两次的梦的第三个梦是这样的:转天,我梦见自己住的灰色的3层矮楼和楼前青葱色草坪变成了和上两...

+

四点钟走马灯-子夜:

19有门上挂的铃铛声,略仰视…hmm做个小练习,虽然没把脑洞重点记下来…脑洞大概就是紫雾都太小人不老不死的没变化太无聊了然后小黛静想和诺斯雪一起去怀特的狐狸神旅团去外面寻找诺亚之书(其实就是佐拉的遗产说明书,怀特自己造的名字叫法)。结果被玛丽劝住让她看店了。其实书就在玛丽手里233。自那之后玛丽没回来,小黛静坐在玛丽坐的位置感受到了书架上满满的灵魂…于是猜到了点隐情233大概对话是一只书魂跟她说问她是不是佐拉,说她做的那个位置只有这个人可以坐要赶她走。门外duang的一声黛静吓一跳魂就都散了。黛静以为自己刚才在做梦,出去开门发现后院刮大风椅子吹倒了。大概剧情...

+

diandian黏過來的1

找了好找……名字又该更新扩充了😂写个番外误成坑系列—…(番外再囤囤发

獨立站:

【简SanaHouse介】不能更简了。。。看不懂前文的戳这里~

Zone——佐恩,可以化身为猫的少年

Gay——盖伊,可以化身为乌鸦的青年

Nows——诺斯,反拼名为雪的少女

Sana——同名的有两人,佐恩的母亲与佐恩的妻子

Ds——dark in silence之意。名字:黛静,不明少女

Ylien——伊伦,伊文贝尔氏的青年

Lion——莱恩,某种咒语的合集,会化身为变色龙

Haraila——“不名状”的意思

White——怀特家族,姓氏...

+

白色的噩梦

四点钟走马灯-子夜:

听隐王ost最喜欢的那首脑了个洞……哎。壬晴のとまどい

--------------------------------------------------------------

在没有黑色的夜晚中,我仰望着那令人窒息的鱼肚白。无法沉睡。无法入眠。即便是在梦中也不停地跑着,无处可逃,无法这笔双眼的双臂无力地在空中乱挥。我只得面对。

然后呢?

然后我继续保持着这痉挛的神经状态发疯似的呐喊,可是嗓子仿佛被皮筋勒住了一般,连力气都使不到桑子根上。眼泪也流不下来,干涩的眼眶仿佛是浑身最焦灼的地方了。我用双手使劲地撕扯着想扒下脸皮,结果就醒了。

现在是...

+

prpr

千時計:

呃,完全忘记了,好久没更新这边……
上课作业混个更吧orz
大概是年龄描分
KAe的
6岁(人形物理年龄,被卡莉娅捡到第二年)、
16岁(师堂助手时期,和阿比达尔一起师从三雨年间著名烟雾派维纽【独眼烟枪】切利塔·美达拉雷纳的巅峰时期碎片)、
36岁(退役后黑稻季军医时期)、
76岁(实际享年44岁所以无视掉就好)。
本篇大概出现时的年龄是32岁,捡到LAw刚好退役(被捡到时LAw物理年龄9岁)。正篇篇幅跨度大概13年不到。

+

自白

关于那段记忆是怎么消失的。我记得不是很清楚。总觉得有几页日记丢了一般……很明显的一个片段是:

我还在玛丽家和诺斯他们坐在一起,玛丽在吧台跟我们聊天。这个场面和天花板重叠着。我一个大字躺在床上疲惫不堪地说“以后再也不编故事了。”之后伴随着一声怒吼,我不清楚那是不是玛丽说的,还是别的谁……可能那就是玛丽,唯一一次对我怒吼。那个声音说:“你竟然说我们只是一个故事?”大意是这样。之后我眼前的场景便如冲洗的调色盘一般褪去得无影无踪了。眼前重叠的画面没掉的同时我的眼泪哗啦一下子就涌了出来。我说:“不是的不是的!我只是太累了想感慨一下根本不是那个意思!”然而已经迟了。那天我失去了自由进出那个世界的...

+

佐恩传?-序

四点钟走马灯-子夜:

我游啊……游啊。挣扎着将头伸出水面,又扎下去。身上的水光晃动着,将各种各样的记忆幻灯片投在我身上。我在这个世界的记忆组成的海洋中游着。

在高高的海面上,被淹没的灵魂图书馆的屋顶上。萨纳将最后一瓶清澈的古道之水交给我。“我在未来等你。”她说。我拿着这瓶仅剩的没有被琐碎的记忆侵染的水,扑通一下扎进了海里。水顺着我游动的轨迹形成一条细细的丝线。那条丝线就是时间,纯粹的时间,通往过去的时间。从水下看,那是一条在海里流淌的细细的涓流。我感受着琐碎的记忆们,分辨着这些被淹没的地方曾经是哪个时空。

游啊游啊,终于找到了和这瓶清澈的水一样发着金光的海中的水球。它小小的。我...

+

冰晶物语——再见,我的记忆。

冰晶的物语。

0

冰晶有很多种,不过大致可以分为四类:

生命的身体死去后裸露的灵魂化作的心做的冰晶。

经过生命使用痕迹的遗物被冻住变成的结晶。

人们的记忆中无法磨灭的部分变成的幻觉的结晶。

这个世界的时空因为压力被挤压成液态再加剧就会形成固态的结晶。

最后这种结果是最糟糕的。时间会停止,空间会渐渐无法流通,生命无法动弹更别提生长。这之后会发生什么?生命被冻住的灵魂和挤压后的空间结晶融合。天气常,暴雨连绵,等最厉害的那道闪电劈下来的时候,就会引起火灾。灵魂们会分裂重组成新的生命,这个世纪就完了。截止到现在的记忆就彻底没有可依存之物了。

所以我将这些水晶收藏了起来,在前人创造的抵抗...

+

重要补更,关于盖伊时间之死的梦,sanahouse的由来和09年的梦,以及小时候黑旋风卡拉斯的传说!

四点钟走马灯-子夜:

脑补:时间老死了,布朗老头为了孩子和玛丽理论要盖伊复活“你是这个世界空间的创立者你有办法的”“这个世界建立于这个契约破例的话这些都将会无意义”然后玛丽提议找新的时间者,好不好还有时间族人活着,黛静在一旁玩。华生从冰岛回来扬言要杀了玛丽,玛丽问他知道了杀死自己的方法?他说发现了玛丽的尸体,玛丽变成恶魔arthicb(还是啥)一团黑烟,然后碰巧佐恩回来。华生要佐恩不要碰恶魔。佐恩却喊出了恶魔的名字,大家哗然。佐恩问恶魔按照契约没有吃掉玛丽的灵魂吧,恶魔说没有。然后佐恩让恶魔去自己的身体然后转手就把时间给了玛丽。恶魔说为什么不给我时间,佐恩没理它,说时空在下沉。黛静:那...

+

备份

实在没法在手札上写,在这里备份下。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合理的“我”茧、海瑞拉、佐拉、萨纳、玛丽之间的关系

四点钟走马灯-子夜:

脑补佐恩一个飞踢踹门而入立刻低身滑进室内将所有灵魂用杖剑点石化(失去佐恩进来的记忆同时失去和事件相关几乎所有记忆)(诺斯声音回收灵魂编号)最后留下需要找的灵魂活捉收走。中间两边人扑过来他把杖剑分成俩击剑(双蛇杖)同时搞定前后…(灵魂杀不死,当法杖用了,碰到就石化)打戏结束点杖消失切换到高高的屋顶,猫咪穿越出来低头看了眼屋子下面围绕的军队就转身跳走了。然后诺斯那边发动军队,屋子下面的军人闯入屋子将屋子占领……佐喵回到书店跳上桌子变成人抱了抱穿着黑毛衣的玛丽(佐恩呢...

+

SANAHOUSE-手书百元店

还有油画定制哟~

SANAHOUSE-手书百元店:

❀这是一家私人订制百元店❀


销售物品如下:


lolita小物设计/素色裙子衣绘


不超过1min的线稿手书/GIF


花纹设计/和纸胶带循环花纹


精致的头像/黑白插图&条漫


不超过60s的分镜/手书剧本


明信片/贺卡/CD封面插页等


——————————————————


——————————————————


CHRYSALISES COSMOSES


THE DREAMERS AND BARDS WORLD...


+

明信片小结-v-

+

DreamMemories

-=-黑历史存档

+

除个草

+

新年明信片来换!QWQ!

+

故事一


2015年的12月1日,我梦见了琥珀色的午后,在摆放着明式家具的占卜阁,姥姥躺在炕上,为我沏了一碗由虎斑蝶翅膀和上上签和花泡的茶。”


在同梦一样温暖的冬日的午后,我翻阅着过去那些梦日记,试图将过度曝光的白日梦的记忆噙满眼帘…“黛静啊黛静,告诉我那个初中时候的我,是怎么进入莫坦克学院的呢?”







“玛丽?”


“小心那个玻璃,别擦碎啦。”


我站在A字型的高梯子顶,小心翼翼地拔开紫藤萝和丝瓜瓤似的野藤,将手伸进藤里,去擦小阁楼的窗户……“啊!”——哗啦一声,“莱恩怎么在这!”玻璃渣洒在了浑身已吓得黑呼呼的变色龙身上。“莱恩到我胳膊这来!”我...

+

记一篇开头尝试
“书脊上的亡命徒,给我唱首歌吧。”

阴暗的屋子里洒进一束暖黄的光照亮了尘木架上的落灰的书。用碎布条做成的扫帚轻轻弹过去点亮了每一本的名字:伊文贝尔、斯普辛、布朗、格雷…尘封的记忆仿佛映着光辉冉冉跃起。玛丽坐在书柜下的窗户边低头翻着花名册。老CD机反复滚动着旧世纪的一起实验事故的现场录音刻成的磁盘。空旷的废墟里有个幽静的声音回荡着。在烈火焚烧得噼啪直响的背景音里,那个女孩飘渺地轻唱着:“书籍上的亡命徒啊……请你为我唱首歌吧……”“您还在研究那时候的事吗?”我一边清扫着灰尘一边捂着嘴问道。然而这位年轻的老者只若沉睡的石像般凝固在了漆椅上。她闭着眼听那歌声,用指尖轻抚着花名册上的每一...

+

 呐?

这个不是

……


嗯、手机拍的不清楚

嘛、

  每当没有心思听课时,思绪便会不由自主地飘到那本空白的书中。构思着要把那些年的事情以一种什么样的分镜头呈现出来,又要配上怎样的文字与对白。但现在确实没有时间将它们一一呈现出来,就像当初没能把这些珍贵的记忆随时记录一样。其实都是借口。

  还是着手画了。尽管只是简单的记录,尽管不知几周才能更一页。但,还是要拿出勇气的。因为,今天的辛劳总会化作明日幸福的泪水的。如果这个都不敢想的话,真不知以后要以怎样的姿态去面对今日的自己呐。

  无论走到哪里,都要加油啊!别...

+

© 曰——书籍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