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就此结束,从此绝地还击——☆
-----------------------------------------------
Wayfarer who still alive now a Transformer ,used to be a Dreamer comes from Black River who lost her memories in dreamscape.

weibo:http://weibo.com/u/3447788190
目前的任务是弃坑修行!

物质炫酷群的第一期作业?先囤在这里,全是口胡全是口胡。还有不到三小时,睡吧(

作业

 

全是一场梦——出自《他方世界》的章节“鳟鱼爷爷”

 

a失眠时会想起的

 

艾斯维尔从不失眠。她也从不睡觉。她就静静地躺在河床上,看着水面上的繁星。夜里是占卜的时间。艾斯维尔看着神鱼座的尾巴尖与独角兽座的角尖重合的那颗星星缓缓地把新月遮住,便知道她今天又不必起床了。因为这意味着极夜还没过去。若是太阳从西边冉冉升起?那这颗星座尖上的星星必须化作流星滑向大地的。那时候,躺在这河水汇向的西域海洋底下的太阳就会被点燃,海火会逆着河流燃烧到这里,艾斯维尔就不得不起床了。要是不起来,她这辈子就不用起来了。而她又盼着那天的到来,一是起来可以见见那美丽的火苗,二是这意味着将她困在这里魔女被他方的正义打败了。真若是如此,艾斯维尔就可以回到天上,继续做一颗星星了。那两个星座也势必无需头尾相连日夜追逐了。

 

艾斯维尔并没有见过魔女的模样,从她落入次河便再没起来过。她唯一确信的事便是那挡住新月光辉的六芒星,就是它使得自己落得如今这个地步。恨也恨不起来,起来的力气也没有。这条河因为她而与星空同辉,也许未尝不是件好事——艾斯维尔如此想着,再一次尝试着入眠。只盼着这一切,全是一场梦。

 

从炙热的烈阳东上而来的船夫打破了这宁静的夜。他抬头望向这晨雾缭绕的林间小溪,不由得感叹道——真是从天上洒下来的瀑布啊……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美不胜收的景色。于是他便试探着朝着那金色的瀑布划去。瀑布在他眼前组成了一道水墙。墙里躺着一位发光的仙女。她问道:“此来何去?”船夫暗自惊叹,思索片刻,答道:“我不曾想象星星还会下凡,便来求个真。”光的瀑布不再应声,船夫的船头顺着圆滑的水墙缓缓上升……不一会儿便从艾斯维尔的面容之上划过了。

 

船在河水上划着……不知哪方是星河,哪方是陆地。船夫划啊划,直到头顶被东阳的第一束光照过。他知道自己又回到了家乡。恢复了往常的生活。可是那一夜,他至今难以忘怀。那星盘的海,那光的逆流,仿佛全是一场梦,一场让船夫辗转难眠的梦。

 

艾斯维尔至今仍未盼来她头顶的太阳,船夫依旧日复一日过着他清贫的日子。或许,直到那东阳镇守的耀眼坟墓褪去它尖顶的光辉之前,这一切,都还将永远是一场帝国梦中,平凡一隅吧?

 

——这,便是我失眠时候会想起的。

 

口胡字数:861

-子夜 2017/7/29


评论(2)

© 曰——书籍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