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就此结束,从此绝地还击——☆
-----------------------------------------------
Wayfarer who still alive now a Transformer ,used to be a Dreamer comes from Black River who lost her memories in dreamscape.

weibo:http://weibo.com/u/3447788190
目前的任务是弃坑修行!

伊伦-短更

他将刀子从胸口中拔出来,哗啦一声血溅了一地。血变得透明然后蒸发了,他人没事,衣服的纤维迅速连接了回去。他脑子里循环着《Still Waiting》。铁索铐在手腕上,人被吊在高塔顶上,低头就是深渊。“是个练臂力的绝佳地方。”他这样想。“亲自被召见还真是一点也不奇怪,自己就是那白色的幽灵拿去消遣的傀儡。但是真是被小瞧了。”白色的烟雾凝成利刃再次刺了过去,这次是眼睛,猩红色的瞳孔。


“就这点能耐是不行的。”“可恶!你在哪儿?”左腰被剌了道大口子,接着是右肩。“你真是个双刀流啊……”他闭上眼睛想着过去的事,将身子像是蜷缩,脸仰起来,如一个体操队员一般犯了个跟头。脸上的血就这么被舔干净了。嘴里吐了个红色的火星。


“这边。”,“错了,你听声音的方向,不要听字的意思。”然后是从头顶上的锤子,心爱的耳机就这么被劈成了两半。他的眼睛冒出了火,一个拳头正中靶心地轮了过去。“好疼。”那如电子人声一般的音质说。“终于打到你了。”,“你要是能熬出来我就送你个新的!”,“那必须的!我还要好好让你吃苦头!”他笑着说。


所以接下来是胳膊和耳朵吗?他的身影在唯一的穹顶侧面的小天窗下变换着白色与阴影的交界。“精灵怎样都美,对吗?”那冰冷的男人声说道。

“倒是你对少年的身体那么执着让我感到意外啊……”他讽刺地低声说。

然后是万箭穿心。

他是死不了,但是也累了。


师傅当年没白练他,他想着,用嘴叼住手铐链接的锁链,将身子吃力地倒过来,一只手燃起火焰,将手铐烧掉,沿着那锁链爬到了锥形的穹顶处,在那唯一的小窗户上坐了下来。脸朝向外面,想着,话说今天这句话是他几年来第一句话啊……


乌鸦男仆在半空中看着他,轻轻地说:“你再忍忍吧。”

“听说你认识我师傅?”,他问。

“啊,嗯。这个不好说,以后和你慢慢说吧。”

“我恨他。”他说。

乌鸦怔了以下。

“因为耳机吗?”

他想着,你怎么知道就因为耳机?却没有说出口。

“他说他已经买了新的。”乌鸦轻轻地说着,将一桶冰水从白发少年的头顶浇了下去。“我的任务完了,回来再给你捎信,我可不想被白整死。”

“嗯。”他本来想说“哼。”的,唉算了。他已无力思考。


内心中突然有什么人喊了一声:“王!”


那声音说:“我的王啊!我在黎明等你。”

评论

© 曰——书籍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