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就此结束,从此绝地还击——☆
-----------------------------------------------
Wayfarer who still alive now a Transformer ,used to be a Dreamer comes from Black River who lost her memories in dreamscape.

weibo:http://weibo.com/u/3447788190
目前的任务是弃坑修行!

关于茧背后的故事。

有空又要重新整理故事叙事啦。茧的构成就是念~也就是黑色的思绪,这是和梦旅人的联系,后话啦。

过去的BGM:http://sanahouse.lofter.com/post/4833fd_543f403

关于过去整理的原型梦,玛丽相关:

http://sanahouse.lofter.com/post/4833fd_51eb3c8

(这里形容的佐拉肚子里住着的“我”是后来的梦旅人,其实也是被梦旅人附身黛静。梦旅人借阅过佐拉的书,而在世界分裂重组时佐拉曾经让梦旅人潜入玛丽的记忆并告诉了她一些过去的旧世界的事情。然后里面提到的“莱恩”,和“灵魂化书”相关,旧篇中佐恩曾经化作佐拉的书,他们使用的其实都是研究囚的能力得到的技术。关于囚的话,参见“念蝶”的设定:简单的说是现实世界的思绪化作的元力。)

这是过去原本打算码着做的短片,当然,还未做:

http://sanahouse.lofter.com/post/4833fd_5008798

四点钟走马灯-子夜:

算是前传?关于十二面玛丽这个绰号的由来嘛,细说时见。


当然,后来那本魔法书的灵魂注入了那个弃婴体内并挤掉了假白羽怀特的灵魂。所以佐恩还是那个佐恩。盖伊是由于卡拉斯投胎以及后来的书店协议所以对过去的记忆封存了(黑总是吞记忆)然后由于投胎家室会变长相也变了嗯,解答盖伊为何脸变得那么长的原因(别闹。

诺斯和雪是一个人,萨纳和佐拉是一个人。中间有乱入灵魂所以萨纳后来指的是梦旅人了,不过佐拉和萨纳梦旅人本身就是互为表里,更大的世界与下文玛丽误以为的“神世界”指的就是现实世界,也就是:佐拉和囚和卡拉斯来自现实世界,梦旅人也都来自现实世界(后来全部变成梦旅人了嘛)。不过现实世界的故事要到无限大最后部分才会涉及到。然后黛静也被梦旅人依附过,所以某种角度特定时间段的萨纳和黛静是一个人(梦旅人)。以上。


无限大系列故事简介(是否按照这个顺序写仍在考虑):

http://sanahouse.lofter.com/post/4833fd_5fa217c

故事简介:

http://newsbigboomneverending.lofter.com/post/1bf650_e881fa

梦旅人角度的故事简介:

http://newsbigboomneverending.lofter.com/post/1bf650_e88204

过去的梦日记誊写:

http://sanahouse.lofter.com/post/4833fd_4ac1bf9

子夜:

曾经有一个国度——他们掌握着白色的能量并以此统治着世界。玛丽和她所爱的人是政党中重要的议员。可是新一届的选举中,由于这对新婚夫妇支持黑色的特殊人和未成年也享有同等公民的持白权利而遭到攻击,她的丈夫在一次示威游行中被人民托到最前方并当众被政府杀鸡儆猴。玛丽也被撤职了,一直以打工为生。这时候,新一届选举的政府亮相了——持续了相当长的候选阶段,政府竟然是个面部长满机器的红眼家伙,霎时间无人敢之声了。而众人立即举行了地下议员会。而玛丽作为清洁工溜了进去,在那里遇见了卡拉斯。卡拉斯在这场毫无结果的混战议员会里脱身出来找到玛丽,他悄悄对玛丽说他会是这家伙的内定接班人,并邀请玛丽和他政治联姻。面对金发男子的无理要求玛丽自然地拒绝了,然而这位青年却挡住了她的去路,说:“你有你非凡的使命要去完成。难道你不想复活你的丈夫吗?”玛丽一惊,然后青年继续说:“我是真正的持白者,我对这个傀儡政府的暴行感到绝望,很抱歉这个国家机器对您做了这样的事情,我愿意以终生去弥补您的遗憾。”带着怨恨和将信将疑玛丽和卡拉斯结婚了并恢复了职位。而卡拉斯也如玛丽所愿在暴政肆虐的时候悄悄联合了整个议会来敌对这个国家机器。


突然有一天,一个电话玛丽得知自己的丈夫并没有死,她想自己会不会被利用了?而就在她撂下电话后又一个电话打进了家,是丈夫卡拉斯。他刚开完会,对玛丽说明天拜托你执行个任务,你不是之前有当过电焊工并且还会编程吗?于是玛丽就去了,开着卡拉斯的红色轿车。而就在那里,她见到了自己曾经亲眼见到的死去的爱人,然后他们在沙漠集中营里将那台国家机器彻底击毙了。完工后沙漠只剩下他们两个,摄像机也全部被破坏了。爱人送给了玛丽一个他的孩子,然后便说要离开她,玛丽不解,她说卡拉斯答应她可以让他们团聚……但是爱人却说自己这次就是为了在这次见到任务玛丽才被强行延长生命活到了今天,而这一切都是卡拉斯所谓,而爱人的能量传给玛丽后便只能死去。说完爱人便化作了沙土随风飘走了。玛丽一个人开车回家愤怒地质问卡拉斯。然而卡拉斯却说他的能量用完了,玛丽不相信。然后持白者卡拉斯便把玛丽拉到了床上对她说,“难道只有我把我的能量全部给你你才信吗?”白色的能量是可以靠基因遗传的,而人们的能量也是由统治者植入胎中才有的,很少有人能自带那种神秘的白色能量,而那些的名单都被公开着,但是卡拉斯不在名单里。那次吵架后卡拉斯强行给了玛丽自己的孩子。可是玛丽并没有告诉卡拉斯自己也有她爱人的孩子在腹中,她甚至担心这个有巨大白色能量的孩子会吞噬掉他丈夫给她的最后礼物。然而事情并未像她想象的那样发展下去,卡拉斯默默地当了两个孩子的丈夫,是的,这两个孩子就是佐恩和小卡拉斯。然而不知为什么,佐恩体内并没有白色的能量,却天生带有一种能穿越时空的力量,而小卡拉斯则自身携带一种变异了似的黑色能量。为了隐匿这两个奇怪的孩子,担心会被世人称作恶魔,于是玛丽便带着这两个孩子离开了卡拉斯去了遥远的森林独自隐居,那里是精灵的国度。而卡拉斯则留在那个国家继续执政。玛丽未能问出卡拉斯的身世。


在这两个孩子青年的时候,玛丽听人捎来了口信说大事不好了,于是赶紧一人赶往那个世界中枢的国家。谁知却看到了一片汪洋……和一只黑色的巨型空间裂缝。一只长着翅膀的巨型蝴蝶手里攥着长着白色羽翼的虚弱卡拉斯,她说他触犯了神的中立立场,所以要将他处死。玛丽竭尽全力冷静下来,让这只蝴蝶告诉了她卡拉斯的身世:原来这个世界之外还存在着更大的世界,卡拉斯和这只蝴蝶都是另一个世界的存在。蝴蝶并没有感谢玛丽为黑色的能量做出的贡献,她说这是该来的末日,她就是负责掌管死的。不知是什么激怒了玛丽,她发觉自己用非常可怕的声音对蝴蝶说了什么,那只蝴蝶便化作了人形,她说,好吧,既然你有这种能力,我就作为你的仆人吧,同时她的身前出现了巨大的“囚”字。那我黑羽从今便叫做囚,做你的跟班。很乐意与这个新世界缔结关系。于是玛丽才恍然大悟到白色的能量是如何来到这个世界的……蝴蝶的言说也证明了她的猜测。蝴蝶说这是为了考验这个世界的生命有没有那么强大的信仰来驾驭它们。而作为代价,白羽将回到他所应该存在的世界中去。而更令玛丽惊讶的是这个世界流通的货币一样的白色能量全部为人造的。而人造的能量化作了一团白色的羽翼消失了。黑发的囚看着消失的茧形白团说,这会是你日后的敌人,它凝聚你们这个旧世界的所有罪恶。玛丽决定带囚回到她隐居的森林,她一回头便发现长出翅膀的两个儿子在她身后,不知什么时候他们到了这里。自然,小卡拉斯成为了新一任黑羽,而佐恩也继承了部分黑羽。


然而日后,囚却肆无忌惮地使用她的能量,而长大成人的小卡拉斯不知从何学到的制作机械的能力,他制造了个等身大小的和囚长得一模一样的机器人偶取名叫“时”,并在佐恩的诱导下让蝴蝶的过剩的黑色进入了这个人偶体内……佐恩则用自己的能力创造了另一个空间,这个空间的韧性足以容纳真实的囚生存,而兄弟二人和母亲玛丽用他们的技术改造了这片被黑色“诅咒”的森林,就这样有了第一个SOULBOOKSTORE。这个系统由信息世界不同系统编程骨架组成。而诅咒的森林是黑羽神的神经世界……在玛丽三人快死前他们一家链接到系统然后成为佐恩创造的这个世界的人……之后他们还可以通过不同的改写身体系统法则然后进入其它或回到先前住的世界……玛丽称之为梦世界和现实世界肉体协议说。


而关于灵魂刻写术,那是佐拉发明的东西了。至今玛丽,佐恩,卡拉斯的肉体仍旧由黑羽看护着,而玛丽当初说出的咒符则是托另一个神的赐福,这个神便是掌管魔法的海瑞拉,森林的原主神,一个深知神世界的法则的隐匿者,她同样深知黑羽暴虐的习性。在黑羽瞌睡的时候,她将自己的世界留给了囚,自己通过玛丽的技术进入了佐恩的世界,而这个神的化身便是佐拉,她没有肉体只有神的灵体。而所谓的神的世界之所以被称为神,只是因为它们那时实在太像神了。佐拉来到了佐恩的世界,带来了上个世界的法则,而人造白羽则顺着机器囚流入了这个世界。佐拉对佐恩说,他是她的后人,并给了他和玛丽关于那个神世界她的看法——不过是掌握了魔法法则的梦旅人组成的世界罢了。并不是囚所说的那样,真的存在两个对立的神并且只存在两个对立的神。还告诫他们囚是个善于利用人心和谎言的家伙,这点同那个人造的白羽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囚的力量确实是如看到的那样独一无二的强大。后来佐拉和佐恩回到了囚的世界,在黑色能量肆虐的汪洋中备份了这个世界的一切仍存在的灵魂碎片并保存在那个迄今仍在水下屹立不倒的白羽博物馆中。


再后来卡拉斯和佐恩还有玛丽回到了黑羽的世界帮助佐拉掌管那里的森林。而黑羽由于憎恶佐拉揭了她的短则用黑色的能量吞噬了佐拉的一部分能量,使她忘记了自己过去作为“魔法之神”的身世,而佐拉则作为梦旅人永远活在了那个佐恩的世界。而灵魂体的佐恩得知这事后便心甘情愿地变成了佐拉的魔法书回到了那个由他创造的世界。这就有了之后的故事。至于玛丽和卡拉斯,卡拉斯后来投胎改名换姓成了盖伊,而玛丽则在佐拉不在的时候掌管着SOULBOOKSTORE,成为他们幕后的助力。


© 曰——书籍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