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就此结束,从此绝地还击——☆
-----------------------------------------------
Wayfarer who still alive now a Transformer ,used to be a Dreamer comes from Black River who lost her memories in dreamscape.

weibo:http://weibo.com/u/3447788190
目前的任务是弃坑修行!

备份

实在没法在手札上写,在这里备份下。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合理的“我”茧、海瑞拉、佐拉、萨纳、玛丽之间的关系

四点钟走马灯-子夜:

脑补佐恩一个飞踢踹门而入立刻低身滑进室内将所有灵魂用杖剑点石化(失去佐恩进来的记忆同时失去和事件相关几乎所有记忆)(诺斯声音回收灵魂编号)最后留下需要找的灵魂活捉收走。中间两边人扑过来他把杖剑分成俩击剑(双蛇杖)同时搞定前后…(灵魂杀不死,当法杖用了,碰到就石化)打戏结束点杖消失切换到高高的屋顶,猫咪穿越出来低头看了眼屋子下面围绕的军队就转身跳走了。然后诺斯那边发动军队,屋子下面的军人闯入屋子将屋子占领……佐喵回到书店跳上桌子变成人抱了抱穿着黑毛衣的玛丽(佐恩呢子大衣)从口袋里掏出5本书和一个容器里面装着活的灵魂。诺斯回来说已经汇报军队那边犯人溜走了其它帮凶人都捉到了。看着玛丽一副“我被骂了你得慰劳我”的表情。怀特又扑空了不说伊文贝尔官方也没获得消息。佐恩借佐喵的暗杀公司的出头而隐藏了soulbookstore。玛丽抓住了实验室的那群混合灵魂没让他们被利用。

玛丽的黑毛衣是佐恩织给她的。身为人类的时候玛丽没感情但是特别怕冷。佐恩同样感受不到感情(自带空间属性)但是懂很多人的关系知识十分通情达理懂察言观色……佐恩一开始不确定玛丽是否有感情示好就冲了咖啡给她,她说她心感受不到但是身体觉得很暖和舒服多了…佐恩半开玩笑说干脆变成玛丽的大衣算了然后把玛丽抱住,之后佐恩就给她织了那件黑毛衣,直到玛丽彻底恶魔化后还会天天穿着它…他俩后来属于没有人类感情但是靠着过去身体和思维行为方式的记忆感觉自己肯定喜欢对方于是在魔物化后也一直在一起了…佐恩救伊伦那阵曾和怀特短暂对峙,怀特想要以杰克要挟而佐恩却说了杰克是正直的人我们滑头不需要这种人你带走也无所谓的话,使得杰克差点自己行动然后被阴影里的盖伊在怀特的命令下带走了,刚一出屋伊伦就用最省力的方式夺走了盖伊的武器,然后杰克背上伊伦就要跑,盖伊给伊伦武器的时候说了句“你没少从你师傅那学东西啊”伊伦同时回答“你不帮你心友吗?”走之后杰克问那个格雷佐恩是谁,伊伦说是他师傅,杰克说你师傅不是个小孩么,伊伦说他从没见过真身那个人和盖伊都是最初的七圣士…(之后可能是佐恩带着盖伊空间消失了还怎不懂)

那只暹罗猫叫linda 诺斯喜欢猫但是似乎对猫过敏(佐恩身上没过敏源她就特别hhh)黛静常帮佐恩开拖躲开诺斯(雪)…过去的诺斯并没那么喜欢猫,似乎是因为失去记忆后黛静的猫唤起了她的记忆而喜欢上猫的…直到她喜欢猫后也一直没再讨厌。但是诺斯对萨利似乎有点不太喜欢,萨利的性格某种程度和怀特有相似之处所以最后他俩死拼到底了…

玛丽和佐恩都不希望海瑞拉黛静变成萨纳但是佐恩觉得这事必然发生而玛丽全力阻止还是失败了。然后黛静体内海瑞拉觉醒成萨纳的时候“茧”就发作了,七圣士的记忆搞得黛静觉得玛丽和佐喵都很奇怪…过去黛静因为大格雷总是阻止她而讨厌地叫他假爸爸or舅舅,佐恩每次都跟她说不要叫他舅舅他很不舒服。后来恢复记忆的海瑞拉萨纳知道自己从魔物降格成人类的事实也接受了:海瑞拉因为寄宿在黛静(初中我)而降格成为萨纳,而黛静身上的茧同时受刺激发作而失去意识)萨纳过去在佐拉的引导下重生佐恩的事海瑞拉也因为“残留茧”“想”起来了,然而她已经不是魔物了变成人类。后来黛静在玛丽的救助下独立长大成普通意识世界的精灵,和诺斯关系一直非常好,并且管玛丽和佐恩叫母亲和父亲来着(养父母),并且不再对佐恩有奇怪的感觉,她知道那段记忆从体内独立出去的事了(萨纳的记忆)。(现实世界的时间和梦是乱序的)黛静身上与海瑞拉相伴的茧到了萨纳身上,作为萨纳的“我”又因为(失去黛静记忆的)痛苦而将茧关联的记忆还给了佐拉(我的梦对接口到了佐拉那里),变色龙变成的佐拉把我作为黛静的记忆保存在了恶魔玛丽的灵书之分身记忆栏中,后来还给了(此时初中我的茧丝已经不在了)黛静。

佐恩曾和玛丽调侃黛静如果变成玛丽会怎样,玛丽说不是没可能,不过现在看是茧会不会落在自己手里了,如果真的“我”联系这个世界的思绪做的茧落在她手里的话,“我”就会成为现实中的另一个玛丽,而不是成为另一个黛静。而后我的茧丝由佐恩托管,玛丽间接管着。我不再有黛静的记忆和海瑞拉的记忆,但是依稀记得作为萨纳的记忆,这段记忆同时被佐拉保管。黛静的记忆则只给了黛静。(当时的事除了黛静还有其它当事人知道。但是我并没有机会问到真相:因为过去的神经絮乱和海瑞拉的闭口咒)

我与那个世界的关系是靠一种丝维持的,这种丝缠在谁身上现实世界中的我就会体现出那个世界被缠绕的人的特质。我是成长中的半梦旅人半人类。最早发现这个的是萨利,后来这个茧被死去的萨利的黑花藤能量生物转交给了被封存的魔物海瑞拉,海瑞拉按照人形化作黛静并且直接跳转到了怀特之后的世界。但是梦世界的时间点里我的一部分丝被现实中的我搅乱了,那部分丝被玛丽发现并保留给了她的分身索拉变色龙,变色龙在我还是海瑞拉的时候就各种帮助暗示。玛丽最终没能阻止梦世界的过去--即我的未来,会发生的一起必然精分病,同时也是海瑞拉也因此没能找到尤拉族的原因。

这之后变色龙变成了佐拉,并邀请我去那个世界,失去黛静的记忆的我暂时成为了萨纳,然后和佐拉互换回位置的时候我已经get了梦旅人技能。在训练我作为梦旅人而活的必备技能时,玛丽用异空间抢救了梦世界的黛静(碎玻璃梦),将海瑞拉从她体内分裂出去从而救了黛静,海瑞拉被暂时锁在了soulboostore里。而因为没找到老家而想找黛静算账的海瑞拉闻着我(她以为是黛静)的茧的气味想回到我的过去更改现实我的过去记忆,(沉睡很久的她不知道怀特把梦世界时空搅乱的事)。然后想回到过去的海瑞拉被现实时间冲刷到佐拉改写的过去--找到了我已经全身而退留下的空壳萨纳(佐拉并没和我真的互换身体,而是用玛丽的魔法造了个身体给我)。

然后找到萨纳的海瑞拉就被玛丽的法术降格成了萨纳,她失去了魔物的能力开始作为人类努力学习魔法最终成为了怀特战争后期与世无争的世界最厉害魔法师隐士--按照梦世界到时间点黛静重生了,她最崇拜的魔法师就是传说中的萨纳,而怀特世界二次战争后和平的日子,她突然有一天感觉自己一瞬间变成萨纳,并得到了关于自己过去的记忆,被玛丽叫去解释了一下,将梦旅人我的记忆残丝从她体内抽出来了,并且把记忆保留在黛静的灵书里都还给她了。然后海瑞拉身体里我的茧丝也被玛丽回收了。于是现在我能连接到的梦都是关于佐恩和玛丽的梦。

而到现在为止我还会沿用萨纳做笔名,而海瑞拉则作为梦世界的人类沉睡了,不知道是不是永远。她永远是精灵里最特殊的一只,是旧世界第一批强大的精灵,尤拉族的最后一人。(玛丽的魔法不及她但是她创造的新世界里海瑞拉的能力被时空限制了。想要控制“我”的力量可能是海瑞拉,只是用了玛丽or佐拉的模样和我说话)


还有佐恩,卡拉斯,盖伊的事没整理,到时候再说。小囚是茧压抑的阴影意识“念”目前一直在玛丽身边充当soulbookstore的系统电脑,但是她也可能就是那时候被囚禁的海瑞拉真身?后来她也成为了店主之一,可能是海瑞拉还活着并且和玛丽和解的证据。而这也意味着萨纳作为身体死去后可能海瑞拉又复活了,然后和玛丽和解并成为店主之一估计。



重要:佐恩为了见最后一面我附身的黛静,也就是后来短暂的我附身的萨纳,提前透过萨纳告诉了我未来的命运也就是轮回,然后他就轮回了……应该是去做了很多善后的事吧?

然后才有的那时候09年?写的sanahouse。才有了进一步了解玛丽在做什么的可能。而海瑞拉自那之后就逐渐隐身了……海瑞拉萨纳其实不能说是变成人类死了,而是海瑞拉将自己的记忆隐藏了……?狐狸封存??大概是给我也同时给自己上了闭口咒???决定作为其他人活下去。玛丽是不是说她什么了?过去的我?可能吧。小囚可能不是海瑞拉真身,只能说是海瑞拉真身的一部分。海瑞拉将自己打散了散落到茧丝曾经到的每个人的那段记忆里了。所以黛静成了黛静,萨利成了萨利,我成了我,囚成了囚。QAQ,海瑞拉作为魔咒附体……伊伦家现在暂时住着黑和白???他俩其实是海瑞拉的光和影子。QAQ也就是,当时二次战争牺牲的是海瑞拉,黛静则被救活了。这样啊……难怪我想不起来,而得到了其他人的其他记忆QAQ……


© 曰——书籍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