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就此结束,从此绝地还击——☆
-----------------------------------------------
Wayfarer who still alive now a Transformer ,used to be a Dreamer comes from Black River who lost her memories in dreamscape.

weibo:http://weibo.com/u/3447788190
目前的任务是弃坑修行!

冰晶物语——再见,我的记忆。

冰晶的物语。

0

冰晶有很多种,不过大致可以分为四类:

生命的身体死去后裸露的灵魂化作的心做的冰晶。

经过生命使用痕迹的遗物被冻住变成的结晶。

人们的记忆中无法磨灭的部分变成的幻觉的结晶。

这个世界的时空因为压力被挤压成液态再加剧就会形成固态的结晶。

最后这种结果是最糟糕的。时间会停止,空间会渐渐无法流通,生命无法动弹更别提生长。这之后会发生什么?生命被冻住的灵魂和挤压后的空间结晶融合。天气常,暴雨连绵,等最厉害的那道闪电劈下来的时候,就会引起火灾。灵魂们会分裂重组成新的生命,这个世纪就完了。截止到现在的记忆就彻底没有可依存之物了。

所以我将这些水晶收藏了起来,在前人创造的抵抗这样的灾难的图书馆里。这样就,大家都得意长眠了吧?

猫耳朵的少年拿端着一盆盆图书馆下漏的水,从地下一步步走到图书馆顶层。他放下水桶,打开巨大的壁橱里每一扇窗户擦拭每一颗水晶。

至今那些灾难仍然历历在目。

1

电石

这颗发着黄色荧光的鹅卵石一样的冰晶。是那时候最大的一道闪电,劈在的柏油路上的一个小孩子的鞋子上形成的。那时候的天红红的,大家都在四处逃窜,大雨下个不停,我和其他救援队的人疏散着人流,有个小男孩掉队了。他的一条腿受伤了。我的朋友,两米高的布朗,朝着隔离带走过去想要抱他出来。就在他正往前迈出第一步的时候,迎面来了一道巨大的闪电。那孩子被弹到了很远的地方。我的朋友险些丧生。这块石头是他捡来给我的。

“你看!”他一边抹着泪一边对我说。

2

心形石

这块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那时候的天还不是红色。媒体对于救援队的招募还在争执。我走进了游行队伍的记者报道的画框。“嗨!”华生拍了拍我的肩,他单手扛着摄像机,另一条胳膊夹着一打报纸,勉勉强强抬起小臂拍了拍我的头。“小个子你也游行吗?”我说我去找玛丽。之后便离开了他走进了人流里面。我必须杀死一个人。我走到被群众包围的教堂正门,人太多了,全是记者。然后我变成猫绕到了教堂后面的墓地,那里被隔离带封锁着,我必须爬到墙上面从教堂的顶窗翻窗进去。那里有名叫卡拉斯的乌鸦,也是我的朋友。他让我从窗户进去了。然后我就在往下跳的时候以一瞬间变成回人形,掏出刀子戳进了正收拾行李的伯爵的脖子。然后他扑在了箱子上。然后缓缓撑起了身子,一边留着一身鲜红的血一边回头看着我:“你以为你这样能杀死我吗?”,“杀死我能组织你们精灵的世界末日语言?搞笑呢?根本没那么一回事。”然后他一边咳着血一边揪着我的衣领拖着出了教堂后门。我听到翅膀扑腾的声音。怀特伯爵拎着我去了墓地后面的森林。我回头看着渐行渐远的人流,因祈求着奇迹发生而攥紧双手。然后就看见华生空手跑了过来,他举起枪朝着伯爵开了三枪“砰!砰!砰!”然后是人流中一篇惊慌失措,我醒来的时候,华生倒在血泊里。人们纷纷问我发生了什么……我在人群中嚎啕大哭。后来华生的实体被国家临时政府安葬在了这里。后来救护队的征集令贴满了墙。我冒着大雨加雪翻栅栏回到这里从棺材里取走了华生的冰晶。我要翻出栅栏的时候,有个在附近溜达的警察看着我邪笑着说:“小孩?你小心被丧尸吃掉哦?你长得挺像……”我蹑手蹑脚地从他身后溜走了。浑身都是酒的味道。我小心翼翼地在森林角落里掏出大衣里的冰晶,然后抱着它哭了很久……

3

幻觉的记忆之石

这颗是折磨我的噩梦变成的冰晶。它旁边的是我最美好的回忆。幻觉的记忆之石都是只有记忆主人能看到的石头,是只要想起来就会遍地开花的石头。为了不让它们蔓延得我看不见路,我想出了个最不忍心的办法,就是将这两颗石头放在一起。左边这个石头就是我刺杀伯爵的记忆,另一颗是我还没有变成猫咪的时候给未婚妻梳头的时候,她笑起来让人觉得很温馨。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真正的她。

古城里出现了白色的光团,光团化作人形,那就是伯爵。他将城市吞到白色的光里面。他走过的地方横尸遍地,寸草不生。后来又有各种颜色的光团出现在城市里,它们入流行降临到城里。一颗落在了我身上,另一颗黑色的吞灭了我的妻子。她走的时候朝着我喊了什么……可是我没听清。再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正在喝燕麦粥。一个金发女人正和大夫说我发烧昏迷了好久。不知为何我本能地管她喊了妈妈。我喊出去了才感到喉咙哽咽了下,这段记忆我回忆起来自己仿佛一直是站在那个我身后的位置的一团光。之后我看到了一个长得很像小时候的妻子的女孩子,“萨纳?”我看着那个我喊着她追逐出了记忆的视线。那时候我一瞬间以为我们投胎成了兄妹。

4

莱恩的怀表

这块石头很特殊。它封印着的怀表是精灵古老的诅咒“莱恩”的容器。不过可能早就被冻坏了。那时候我按住动它它就会逆向行走,然后我会变成一团光,来到那时候的我身后,只要我伸出手从胸口掏出光做的利刃,将那个我杀死,我就能从那个时刻带着这个时刻的记忆继续活下去。我和同一个时刻的伯爵,可能见的次数比我最爱的朋友们间的次数还多好多倍。那是各种暗杀他的稀奇古怪的角度……毕竟我不舍得杀死自己来体验过去的快乐。快乐使我想要活下去。

我最后一次拔刀是在这座图书馆。我和怀特在这里对峙,他要毁掉我安葬的冰晶们,他散发出团团白光。而我则从胸口拔出了剑。但是我刚拔出来,剑就冻住了,而他也冻成了冰雕。我这才知道,只要不使用能力,灵魂还在肉体里就不会被冻住。我看着那把剑。好想回到过去,改变这世界末日的结局。我抚摸着腰上的莱恩诅咒的刺青盯着剑发呆。我咽了口气,走上前去拿起重重的剑,将它举起来对准心口。“1,2,狠狠刺过去!”我的身体被弹开,撞倒了图书馆下楼的楼梯口,剑顺着地板大圈地划了出去。我坐在楼梯上傻傻地看着它。然后抬头看着那一座座书柜,书柜远处的大玻璃处有一个柜子,那是信箱。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特别想看它。我跌跌撞撞地朝它走了过去。鲸鱼从窗户外游过。海已经如此的高,可是我却舍不得这些记忆。这也是为什么救援队和朋友都离开这里的时候,我选择溜回来捡冰晶。

5

信箱

如果打开它,会有很多过去的信吗?变成冰晶的信?还是空空的?我从没打开过它。之前记得它被冻住了,擦都擦不化。我试着轻轻踹了下它。没想到它一下子弹开,吐出了一大摞的信。最上面有一张粘着照片的单张纸。我拿起了它。“朋友们的近况?邀请函?匿名人?”信里有张照片画着一条船,并且还有个向左的尖头。我下意识朝左边看了眼。本来应该是冰晶柜子的位置竟然出现了一条通天楼梯,下面有一只小船。我要去……找他们吗?我的朋友?我很想见他们。于是我蹲了下来开始整理一封封信。可是他们怎么寄过来的信?这个空间应该已经坏了啊?信大概分了两类,一类是我从没见过的朋友的记忆。一部分是过去的各种朋友角度的关于我的开心的记忆。有时候看得我围着顶层跑圈,有的时候看得我哭得停不下来。我怀疑这是不是也是记忆的幻觉冰晶。可是看看那把冻住的剑,就觉得自己不放相信下奇迹。于是我准备离开这里。两头小鲸鱼已经长大,我想我在这里呆了很久了吧?再不出去可能也会死在这里。我想见朋友。

6

旅行

带些什么给他们呢?我精挑细选了许多冰晶……装了一箱又一箱。可是到头来,这艘船只能装下我一个人。只带走华生?万一和船一起沉了就会被海吞掉,还不如在图书馆。我拿着他的石头呆呆地看了看船又看了看图书馆。最终将它放在了盒子里,放到了信箱里,我想这是个奇迹的地方。

最后,我只揣着随身携带的本子和笔和邀请函,还有一小块电石,它可以生火。我一边拖着船上楼梯,穹顶从未想今天这样觉得高,回头,那些记忆越来越渺小。不知道爬了多久,忽得一阵寒风差点把我吹了下去,这才知道到了出口。

“浮冰!”,“下面已经冻住了吗!”我在心底惊呼。回头看看船,带着吧。于是我拖着船开始了旅行。

7

冰晶的生命

出来我才发现,散落在图书馆外面的冰晶们已经长成了生命。我拖着船走过了遍地开满了冰晶野花的平原。来到了看起来冰都化了的山丘。那里的冰透明得很,里面镶嵌着过去的建筑们,意外的凄美又生疏。偶尔能看到野狗和驯鹿,北极熊和企鹅。抬头就能看到天上的海鸥,看着它们自由的飞仿佛内心也充满了活力。不知道卡拉斯有没有来过这里呢。我继续往前走,直到走出了结冰的地方。我划着船穿过了湖泊,最后来到了一片小岛。从这里开始,感觉暖和了很多。

8

再见,我的记忆

我生起火,决心把最近的思考写出来,带给那个给我寄信的匿名人。

身后是极夜,眼前是白昼。我在这个地方把日记本用光了。继续拖着船向前走。谁知道穿过了小树林,就走到了悬崖。前面是一片蔚蓝的空气,什么都没有。眼前唯一的东西是一个刺眼的红色的邮箱。我拿起日记本朝着它走了过去。将脸贴在了唯一的投递口,下面竟然是空的,里面有一个微小楼梯,一直延伸出去。我挪开脸看向邮箱侧后方,除了蓝色什么都没有。我思考着这是不是通往异空间的邮箱……但是一路走来也没有其他更像是能寄信的地方了,我回忆起自己把放着华生的盒子放入图书馆的邮箱里,再打开它还在那里。于是这次我下定决心把日记放了进去。“噗通!”我盯着里面目送着日记顺着楼梯滚下去直到消失。只觉得自己变得轻飘飘的,抬起头却发现自己和身边的一切都在融化,然后仿佛听到了来自彼端的自己的声音:“再见。”我本能地从蜷缩的身体中腾出一只手想使劲抓住邮箱——

9

苏醒

然后我睁开了眼睛,看到自己的手扑空在空中,手上打着点滴。吱地一声耳鸣,耳朵里传进了声音。朋友们哭着笑着扑在我的床边喊着我的名字。我看到了妻子,看到了救援队的朋友和过去的挚友们。大家都在。他们说我睡了整整一年,大家轮流在我床边讲故事。那时候布朗背着昏迷过去的我从图书馆走出来后我就睡在了这里。而怀特的冰雕被镀了银在新都的大广场上,卡拉斯总是在他头顶上啄他。

我迎来了重生。


评论(1)
热度(1)

© 曰——书籍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