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就此结束,从此绝地还击——☆
-----------------------------------------------
Wayfarer who still alive now a Transformer ,used to be a Dreamer comes from Black River who lost her memories in dreamscape.

weibo:http://weibo.com/u/3447788190
目前的任务是弃坑修行!

佐恩传?-序

四点钟走马灯-子夜:

我游啊……游啊。挣扎着将头伸出水面,又扎下去。身上的水光晃动着,将各种各样的记忆幻灯片投在我身上。我在这个世界的记忆组成的海洋中游着。

在高高的海面上,被淹没的灵魂图书馆的屋顶上。萨纳将最后一瓶清澈的古道之水交给我。“我在未来等你。”她说。我拿着这瓶仅剩的没有被琐碎的记忆侵染的水,扑通一下扎进了海里。水顺着我游动的轨迹形成一条细细的丝线。那条丝线就是时间,纯粹的时间,通往过去的时间。从水下看,那是一条在海里流淌的细细的涓流。我感受着琐碎的记忆们,分辨着这些被淹没的地方曾经是哪个时空。

游啊游啊,终于找到了和这瓶清澈的水一样发着金光的海中的水球。它小小的。我一头扎了进去。扎进去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过去自己的脸。那稚嫩又遍布伤疤的半透明的灵魂。我朝着他的脸撞了过去。眼前一黑。再次醒来,我看到了他所看到的:翻着极光的夜空,盛夏的森林,黑色的荷叶,白色的睡莲,萤火虫和星星交相呼应。“这样你应该能稳定身体了吧。”我的身后传来了那熟悉又陌生的声音……转身,这个时间的萨纳关切地看着我。“嗯。”我回答道。

“那个……”

“嗯?”

“未来的你说……我有十年的时间,改变未来……”

“这里确实是异于其他空间的独立空间,不过十年是?发生了什么吗?”

“和过去一样……灵魂的世界融化成了一滩水,大家都淹没了。只有我和你活了下来。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一下子不懂怎么说。我离开未来的时候那个世界的时间和空间都基本凝固了,再继续恶化海就要结冰了,那时候真的什么都做不了了。”

我咽了下口水,撩起身上白色的袍子,将腰扭给萨纳看了一眼。果然没记错错,上面有一个圆形的徽章纹身。我继续说:“这是莱恩诅咒。你应该知道吧?我用它能回到过去然后杀死过去的自己,用过去的自己的尸体来改变命运。但是前提是这个世界的时间是顺畅流动的。”萨纳盯着我,“薛定谔只猫,吗?你不收祖父悖论的影响啊。”她的肩膀上爬过来一只黑色的变色龙,“我就是莱恩,莱恩·佐拉。你叫佐恩吧?你并没有用我的能力,准确地说,那个世界的你已经用不了这个能力了。你怎么过来的?”我看着萨纳黑色的袍子,衣领是亮色的绸带做的,很精致。

“进来说吧,在那太冷了。”我在地上甩了甩自己的脚,才反应过来,这个世界的自己并没有浑身湿漉漉的。萨纳坐在摇椅上,背后有一柜子的书。我搬了一个小板凳坐在她对面。我们身边有个火炉。

“你知道怀特用了穿越装置让我在十年后出生的事吧?这是你之前做的。”

“嗯,这也是莱恩跟我建议的。”变色龙点了点头,“我能让你近乎无限次回到过去。但是却无法让你去未来。”“正是如此。”

“所以怀特用那个穿越到未来的装置将我的固有空间拉长了十年。这十年的空间在我的命运中,在灵魂之书里有它,但是现实中,我只存在于十年前和十年后。”

“明白了。”萨纳说:“你所说的十年,可能也是这个异空间形成的原因吧。这个灵魂的世界是建立在你的空间能力之上的,拉长你的命运线,也会拉长整个世界的时空。”,她起身倒了两杯茶,端了一杯给我,茶上面漂浮着虎斑蝶的翅膀和微小的莲花,还有黑紫色的茶叶。别怕,很好喝的,都是“念”做的。

“念?”

“灵魂的元素,俗称思绪化作的生灵。”

“不愧是真正的魔法师,无所不知啊。”,我盯着茶,闭上眼抿了一口。

“好喝吧?”

我抬起头看着她,“味道很纯粹,像是这边的水的味道,还有这边森林的香气。”

“我到这里,也是自己被怀特用对付你那个灵魂压缩器给挤成了液态的。我和这里的水融合了之后,发现这里的水并不是我们喝的水。可能是莱恩的原因,这里的水是那个世界的时间液化组成的。而这里的土地和空气,或者说整个空间,恰恰是那个世界的时间组成的。你与我在一个颠倒的时空中。”

她从茶旁边的盒子里取出两块方糖。“你看,这两块糖,如果棱角相对着将它们捏在一起,这个时空的坐标和那个时空的坐标有一个点相对,这个只有灵魂组成的世界从幻觉上就是贯通的。任意门对时空的扭曲就是这个原理。我把它捏碎,融化到茶里,这就是未来,揉碎的时空中的记忆之物,也就是一团散沙的灵魂碎片会从里面倾倒出来,形成一片汪洋海洋。”然后她拿起杯子把剩下的茶喝完了。

“你在这里等十年吧?十年后你未来投胎的母亲投河自尽,我就能把咱们从这个封闭的异空间里救出来。然后再看看你说的未来发生了什么?你看怎么样。”

“你怎么知道未来的事?”

“那些念告诉我的,它们是不拘束于时空的生灵。”

“我尽可能把我所见的在这十年里告诉你。”我说。

“你的灵书还在吧?”萨纳靠在书柜前的柜台看着我。

“在呢。”

“我们每天看一部分,思考下怎么改变这个世界怎么样。”

我把自己的灵魂之书给她,变色龙莱恩也从萨纳烟紫色的长发里爬了出来,顺着手臂走到了书封上。

“因为这里的时空和外面世界相反。所以你只要保持指代在我画的范围内,不论怎么移动都不会到十年后的世界或到其他混乱的时空。如果未来这个地方发生了战争,这间屋子不存在了,比如被烧掉或被拆除,那在那之前这里的时间也会流动,一旦这些昙花合上了,那就是该行动的那天到来了。”萨纳指了指树旁摆放的昙花们。这些昙花就是时间。”

“你知道这边时间怎么换算吗?”我问道。

“我也不知道,但是每天都会有漂浮无主的念来这里借书或诉说各种事情,还有远古灾难形成的神,水神,树神生活在这里。根据它们提供的信息我能摸清个大概吧?要说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嗯……”

就这样,我在这里住下了。并且帮助萨纳一起打理这所未来必将不复存在的灵魂书铺。以下就是我在这十年的日记。

《再见,我的记忆。》


评论(4)
热度(1)
  1. 曰——书籍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四点钟走马灯-子夜 转载了此文字

© 曰——书籍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 Powered by LOFTER